高冷,先是发抖,一会儿就冷没气了

1、“为什么手机删软件的时候它们会抖?”
“因为它们怕被删。”
“那为什么那些像邮件、电话之类根本删不掉的也在抖?”
“因为它们在嘚瑟。”

2、从前有一个老奶奶,早上起来洗脸,洗着洗着,她就变成了洗面奶。
从前有一个老爷爷,早上起来洗手,洗着洗着,他就变成了洗手液。

3、有一天可乐和咖啡在聊天。
可乐问咖啡:“你觉得我们俩谁更长寿啊?”
咖啡慢悠悠地回答说:“我也不知道呀,这要看你平常作息正不正常,有没有运动啊……”
聊着聊着,可乐就没气了。

4、瓶装可乐和易拉罐可乐一起去爬山,爬到一半易拉罐说:啊呀你拉我一下。然后它就没气了。

5、古龙版打酱油
黄昏,街边,小卖部。
人,男人,两个男人,一老一少,隔着柜台伫立着。
“是你?”
“是我。”
“你来了。”
“我来了。”
“你不该来。”
“我已经来了。”
“你毕竟还是来了。”
“我毕竟还是来了。”
沉默,良久的沉默。
仿佛泥塑木雕的两人,对峙着,那夕阳却越发斜了。
“你来干什么?”老者最终打破沉默。
“打酱油。”干脆利落,一字一顿,没有半点迟疑。
老者沉吟少顷,缓缓道:“打多少钱一斤的?”
“一块。”依然干脆利落,不带一丝犹豫。
那人的脸色已变了,道:“你知道我这里从不卖一块钱一斤的酱油。”
“我只要一块钱一斤的酱油。”
“可当真?”
“当真!”
卖酱油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,他非常年轻,但是他的眼睛,任何人看了都不会忘记,那是夜一样的宁静,海一般的深邃。
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决非常人,但他也知道,一块钱一斤的酱油,他是决不会卖的。
周围还是那么寂静,死一样的寂静。
夕阳已渐渐要落下去了,他看了看远处的夕阳,觉得说不出的恐惧。
他苦笑道:“你一定要买一块钱一斤的么?”
“一定!”
“若我不卖给你呢?”
“你大可试试!”
沉默,死一样的沉默。
许久,他抬眼望着少年,咬牙道:“好,我就卖你一斤酱油,一块钱,只是你莫要对外人提起!”
他接过少年手中的酱油瓶和一块钱。瓶子是冷的,一如老者的内心;钱币却微微发烫,一如少年的手心。
片刻过后,少年接过了他递回的酱油瓶,转身向门口走去。
这一仗,他胜了,胜得彻彻底底。少年脸上掠过一丝得意。
卖酱油的人却从背后叫住了他:“你以为你真的胜过我了么?”
少年的身子微微一震,脚步已顿。
“很明显,我已经以这么低的价钱打到了酱油。”
“不错。”
“那我岂非已胜过了你。”
“只可惜你算漏了一点。”
少年忽然转过身来,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,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但已经晚了。
卖酱油的人只轻轻一笑,道:“我的酱油本是卖八毛钱一斤的。”